• 最專業的教育集團
回到頂端

鐵人教育夢

李萬吉董事長的鐵人教育觀:鐵人精神不只是噱頭!快樂學習更不是口號!真正的教育不僅發生在教室裡。教育,是事業,更是畢生志業。本專欄收錄李萬吉先生針對教育和時事等相關議題,在報章專欄所撰寫的文章。


落點只是一時的起點
閱讀更多

落點只是一時的起點

這幾天是高中免試入學考生選填志願的重要時刻,從會考成績出爐後,學生和家長最關心的就是會考分數的預測學校落點,坊間也有許多落點分析的參考資訊或講座。可以感受到家長學生為此緊張憂慮不已,深怕錯估局勢而進不了心中的理想學校,或者期望能盡量往前擠進排名更好的學校。

弔詭的是,家長們對高中學校排名優劣的設定,到底依據為何?除了各高中升大學的榜單,還做了哪些深入的比較?課程、師資、設備、或者辦學理念、管理方式、交通環境、外部資源等等,相信多數家長並沒有花太多時間去一一了解,最終就是把坊間依據過去經驗推估的最低會考錄取分數,作為這些學校的排名順序。

再進一步檢視這些錄取分數的差異,可能只是會考中少錯兩三題的差別,用這樣的差距來斷定學校的優劣,甚至學生的成就高低,是既不公平也無意義的。

從另一個角度想,會考分數對應的高中學校落點,也只代表著展開下個學習旅程的起點,在未來三年或十年的求學階段,甚至數十年的人生,還有太多需要努力的時間,也有更多的挑戰關卡。因此,實不需要把高中這個起點看得這麼重要。

有人說人生像一場馬拉松,不用太在意起跑的位置。其實人生更像是鐵人三項競賽,每個人有自己的出發時間,在不同的組別和賽程中盡力。有人三項都很擅長,也有人稍有弱項,但只要努力完成,都值得肯定讚賞。

人生中不會只有一場比賽,這次成績不理想,找出弱點,加強練習,下個賽程就會進步,最怕的是一開始就認定是輸家而棄賽。有些人天生不適合這些多數人會參與的熱門賽事,那麼不妨多了解自己,多看看四周,找到適合自己的賽場,挑戰不同的目標。

一試從來不會定終身
閱讀更多

一試從來不會定終身

上周會考成績公布,有人高興歡呼,當然也有人傷心流淚。這是學生們首次面對的升學考試,可能也是第一次承受這麼煎熬的等待。雖然結果無法讓每個人如願,但希望所有學生都能坦然接受,不用過度在意。因為會考這件事,本來就只是一段學習成果的檢驗,放在人生時間軸裡,其實也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個過程。

台灣的高中升學制度歷經多次改革,從聯考、基測到會考,之所以一直無法有效化解學生壓力,關鍵總在家長和學校如何看待升學這件事。即便社會已開放多元,未來也變化莫測,傳統的升學觀仍深植於多數大人的心中,有意無意的影響著孩子,不僅引導他們如何看待學習和升學,也影響他們如何看待自己的價值。

會考要檢驗的是國中階段的學習成效,所以原設計只將結果分為精熟、基礎和待加強三個等級,但為了高中升學的篩選需要,只好再細分七個層級,並賦予相對分數,方便超額比序計分之用。於是會考結果對學生的意義,已不只是學力的檢定,更多的是對自我表現的評價,以及未來成就的期望值。

也就是說,當會考的結果不是用在檢視學生各科的學習狀況?進步或落後多少?未來的學習應該有什麼策略?對其志向的選擇有何影響?而只關注在考多少個A++?能錄取什麼學校?這學校排名如何?那會考只會更助長升學壓力。

有人認為現在會考制度仍然是「一試定終身」,然而一個十五歲的孩子,人生還有無限可能,不過是一個高中職的學習選擇,不該如此就對其未來下定論。大人們若不能先擺脫這個舊思維,就算考題再靈活,孩子仍難擺脫僵化的應試教育,繼續受升學壓力的束縛。

國中實驗課 也是課程進度
閱讀更多

國中實驗課 也是課程進度

今年國中教育會考自然科納入了11題實驗題,更符應了新課綱對探究實作的重視,希望藉此引導教學的改變。

然近日媒體報導也點出實驗課程的落實仍有不少障礙,除了偏鄉學校實驗設備、實驗室管理人力的不足外,也提到新課綱減少了自然科授課節數,若遇到連續假期或學校活動影響,要做到新課綱規定的三分之一實驗課程難度很高。

加上實驗課程的準備耗時,實驗過程學生管理不易,有些老師寧願選擇在一般教室「講授實驗」的方式,評量的效果似乎也不差,以上種種都會是造成實驗教學未能好好落實的原因。

造成實驗教學落實的差異,除了學校資源條件影響,最主要的因素,應該還是老師對於實驗課程的態度,以及教學能力的轉化。新課綱雖減少授課時數,卻也減少了部分知識面的內容,老師需要提升的是將實驗與課程結合的能力,讓學生透過實驗過程,不只學會實驗的操作,也同時獲得知識的吸收。

此外,當課程受到假期或活動耽擱時,非得在課堂上「講過」才算上完的觀念,讓多數老師會選擇趕進度而放棄實驗課。然而這幾年的翻轉教育不斷強調,許多知識面的學習可以利用不同工具,不需在課堂上進行的。相較於學生可以自學的知識內容,需要器材設備和老師從旁指導的實驗課才應是優先選項。

過去不論是課程、教學、評量到師資養成,對於實驗教學的重視都不足,如今課綱和升學評量已經開始改變,教學觀念和教師專業的提升,都必須加緊腳步跟上,才能讓實驗教學真正落實。

會考結束 學習不能空窗
閱讀更多

會考結束 學習不能空窗

今年的國中教育會考,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下,有許多不同以往的因應作法,例如家長不能入校陪考、考生需全程戴口罩,中午還發放桌上隔板,讓每位考生安靜地在座位上的小隔間用餐,有人戲稱像是在某知名拉麵店用餐的感覺,這些作法雖有些無奈,但至少慶幸台灣疫情控制得當,讓這麼重要的全國性測驗得以順利舉辦。

會考結束後,許多學生和家長會問:「接下來這段時間要做什麼?」似乎覺得會考就是國中學習的最終目的。也難怪,緊繃了兩年多,儘管九年級的課程尚未結束,少了會考這個因素,學生上起課來大概很難起勁。有些學校甚至超前進度,教完所有內容,剩下這段時間該怎麼安排學習,成了每年都會面臨的難題。

其實有件事是這些國中準畢業生可以利用這段時間好好彌補的,那就是對自我的了解和未來志向的探索。青春期原本就是孩子自我認知發展的重要階段,他們會開始關注自己,想弄清楚「我是誰」、「我想成為怎樣的人」這類的問題,對自己的未來開始有些想像和期待。然而台灣多數的國中生,三年來都只專注在升學這件事,鮮少有時間好好認識自己,沒有多少機會嘗試不同的學習,一切等上了高中再說!

現今教育思潮強調讓學生適性且多元發展,新課綱也期望提供學生多元探索與適性學習的環境,只是在國中階段仍受到升學主義的牽絆,多數學生被剝奪了多元學習的機會。既然如此,學校不妨利用這段學習空窗期,規畫更多與自我和生涯探索相關的學習活動,讓學生好好思考自己的志向,作為未來的高中三年學習的指引。

國中會考 是減壓還是增壓?
閱讀更多

國中會考 是減壓還是增壓?

過去幾十年來,許多教育改革政策無法有效推動,家長或學校老師的信心不足,觀念未能轉變常是關鍵因素;而缺乏周延的政策法令配套,甚至制度運作相互矛盾,難以應付實務需求,往往是阻礙觀念改變的幫凶。

以國中教育會考來說,當初規畫施行的用意,是要檢驗國中生的學習成效,政府也強調「不是」為了升學需要。且希望透過3等級呈現成績,來發揮減壓、鬆綁和檢驗學習成效的功能。然而,在難以抵擋社會對高中升學排名的需求下,只好又細分成7等級,加上高中免試入學制度的設計,會考成績成為決定性因素,等於又強化了會考和升學的關聯性。要說會考不是為了升學,恐怕沒有人會相信。

再者,國中會考的重要目的之一是要檢驗和確保國中畢業生的學力品質,所以依法規所有國三學生都必須參加會考。因測驗內容以現行國中課綱為依據,對國中課程教材的熟練度,絕對與會考成績有相當大的關聯。然而,近年來各種實驗教育蓬勃發展,目前的會考考題已無法真正檢驗這些不同課程型態的學生學力。

就以辦理國際課程的學校來說,學生平日所學與國內課綱差異甚大,連教材和授課語言都不相同。卻要求學生參加國中會考,對學生和家長來說,意義極微。即便學校強迫報名,多數家長和考生也會選擇放棄,不僅浪費考試資源,也徒增主管機關、學校、家長和學生的困擾。

會考制度已實施多年,顯然未能有效達到減壓、鬆綁的目的,對於特殊課程的學生也難以達到檢驗的效果,主管機關有必要針對其政策配套和執行措施進行適度的檢討修正,否則會考難免成為另一個基測或聯考,繼續成為國中升學壓力的助燃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