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專業的教育集團
回到頂端

鐵人教育夢

李萬吉董事長的鐵人教育觀:鐵人精神不只是噱頭!快樂學習更不是口號!真正的教育不僅發生在教室裡。教育,是事業,更是畢生志業。本專欄收錄李萬吉先生針對教育和時事等相關議題,在報章專欄所撰寫的文章。


你的假期怎麼過?
閱讀更多

你的假期怎麼過?

放暑假了,第一個周日在冬山河參加鐵人三項,這是今年第四次參賽,比賽從八點開跑,烈日當空,在卅四度的高溫下,跑出三小時九分的成績,剛好平了九五年在花蓮國際鐵人的最佳紀錄,達成今年復出參賽的初步願望。

民國九十七年底在台東跑完鐵人三項,因為椎間盤開刀,四年後的今年三月在高雄愛河,四月在台東活水湖,五月在花蓮鯉魚潭,七月在宜蘭冬山河,都能完成游泳一千五百公尺、自行車四十公里、路跑十公里的賽程,回復到六年前的成績,也算是一種自我挑戰。

有朋友說:好辛苦呀!運動就好,何必如此。我也自我解嘲說:回台北要去看精神科,何以如此自虐,還是鐵人會上癮,有沒有鐵人勒戒所?這樣的大熱天,不呆在家裡吹冷氣,是不是頭殼壞掉了。

生活的方式有許多選擇,時間的運用也有許多可能,我只是選擇鐵人運動持續鍛鍊身體,維持心肺耐力和肌耐力。為了完成今年的規畫,報名參賽,催促自己平時把握時間練習,用比賽來驗收自己的成績。

長期的訓練讓我學會自我控制;在有人盲目衝刺之時,我選擇量力而為、適可而止;在有人盡情放縱時,我選擇自我約制;在有人自滿炫燿時,我選擇謙沖自持。為人處世如此,企業經營如此,教育學習也是如此。

暑假前,教育部蔣部長給家長的一封信說:孩子的安全健康、學習成長,沒有假期可言。我以暑假第一個周日假期,選擇鐵人運動證明:假期,是可以自我選擇學習方式的大好機會。在自己可以選擇的時候,你是趁假期吃吃喝喝好好休息,還是趁假期好好充實自己呢?
生於憂患
閱讀更多

生於憂患

下了幾天大雨,災情頻傳。利用周末清晨,練習單車路騎,沿寶橋路、木新路接木柵路,半小時後過雙溪橋從石碇上雙青路,開始上坡。雨後的山色特別青翠,景美溪的溪水湍急,不時傳來五色鳥郭郭叫聲。有同好已經下山,彼此迎面打個招呼,互相加油打氣。

這個星期,西部有水患,東部有地震,谷超颱風剛從台灣東邊掠過,泰利颱風正從南中國海往台灣方向直撲而來,美牛還在立法院藍綠纏鬥。台灣一直都在天災人禍之中,可是,生於斯長於斯的人民,倒也都習慣了,還有這麼多人在這樣的周末,在風雨中的山路上騎車運動,鍛鍊體魄。

多次來往於兩岸的飛機上,在往程的飛機上,坐滿要到大陸打拚的台商,在大陸崛起之後,有多少台灣人回到這個三百多年前先人出發的土地,尋找機會。在回程的飛機上,坐滿到台灣的陸客旅行團,他們對這個孤懸海外的寶島充滿好奇,初次探訪,掩不住心裡的興奮,氣氛顯得有些雀躍而喧鬧。

閉目沉思,三百多年來在這個島上,台灣人承受多少颱風、地震、水患,以及政權更迭的壓迫和動亂。但到底有什麼動力,讓台灣人這麼勇敢堅毅而淡定。我的答案是:憂患。在風風雨雨中,台灣人已學會面對憂患,而且在憂患中找到生活、生存和生命的動力。若這是對的,我們應該感謝這些憂患,而不是埋怨或迴避。

車子繼續上坡,下雨了,我在雨中奮力踩踏,讓雨水沿著頭盔、臉上、肩上,滲入我的衣服,溼透全身。頓覺一陣清涼,感覺生命是如此堅強,年過半百,更加體會到我們都必須生於憂患,也要讓我們的下一代知道,不要死於安樂之中。
給兒童「快樂學習」的幸福感
閱讀更多

給兒童「快樂學習」的幸福感

近幾年每到兒童節前夕,政府或民間單位就會發布有關兒童成長的調查報告,例如北高兩市所做的「兒童幸福指數」調查,都發現兒童的幸福感逐年攀升,但其中最讓兒童感到不快樂的原因,仍不外乎學校成績不理想、考試和作業太多。

幸福感本來就是主觀的,幸福的來源也是相對的。就像許多偏遠地區的孩子,往往期待的是能三餐溫飽或安心上學,都市的孩子嚮往的卻可能是遊山玩水或放假休息。因此重點應該不在幸福指數的高低,而在於我們提供給不同年齡和區域的孩子的學習內容,少了甚麼?多了哪些?

其實許多原本樂於學習的小孩,長大後卻漸漸失去學習的動力,主要的原因就是無法得到學習的幸福感,而此幸福感則來自學習的標的、過程和成就。簡單來說,當孩子找到有興趣的事物,能在有趣的方式下學習,然後獲得滿足的成果,進而加深學習興趣,這種善的循環,就是學習的幸福感,也就是所謂的「快樂學習」。

這兩天,無論是上下課時間對調、兒童節當天不出作業、或舉辦各種活動慶祝兒童節,給孩子帶來的只是短暫的幸福感。兒童節過後,恐怕該寫的作業,該考的試,該補的習一樣都不會少,孩子只好再期待明年的兒童節,

我們常告訴孩子不要只有母親節才孝順媽媽,那我們能不能也讓孩子持續維持兒童節的幸福感呢?如果家長能多理解孩子的學習興趣,讓孩子「學的快樂」;老師能用更有效的方法教孩子,讓孩子能「快樂的學」,相信孩子的幸福感會破表!
台灣需要多元發展的教育價值觀
閱讀更多

台灣需要多元發展的教育價值觀

林書豪在NBA神奇表現讓全球瘋狂,各種與他有關的話題也隨之而起,尤其他哈佛大學經濟系畢業卻在NBA發光的例子,不僅對華人世界的價值觀產生衝擊,連美國社會也同樣覺得神奇。當追溯林書豪的成長背景,有人開始讚嘆其父母開放的教育觀,然後會想:如果他生長在台灣會如何?

當林書豪謙虛的將功勞歸於團隊時,其實提醒我們一件很重要的事,他的身旁,還有更多同樣專注並成功的在NBA球場占有一席之地的人,而這些人的周遭,更有無數努力或想要擠進這個籃球殿堂的年輕人。借用某個廣告詞,那是一個「體系」,強大而具有吸引力,讓許多天賦在其中獲得釋放。其實不僅是職業運動,在國外許多領域都可以看到類似的體系,讓年輕人有追夢的勇氣和機會。而支撐這些體系的重要力量之一,就是多元發展的教育價值觀。

現今台灣社會,雖不至於「萬般皆下品」,但「仍以讀書高」,普遍的教育價值被龐大的升學體系掌控,「讀書為了考試,考試為了升學,升學為了就業」,簡單而明瞭,當孩子想走不同的路,父母和孩子都得面對龐大的壓力。結果,多數孩子沒有力量去堅持自己的夢想,多數家長沒有勇氣讓孩子去試探,因為這個社會體系沒有足夠的說服力讓他們放心去追夢。

教育應該是改變社會價值的重要力量,只可惜多年來我們教育的改革反受單一價值觀的牽制,不斷停留在「如何辦理升學考試」的技術層次上打轉。如果能真正建立多元發展的教育價值觀,從體制上創造更多舞台,讓年輕人的潛力得以發揮,相信更多的「台灣之光」自然就會散發出來。
找回失落的公民教育
閱讀更多

找回失落的公民教育

二○一二總統大選和立委的選舉才剛結束,但身旁的年輕小伙子對近半年來充塞台灣周遭的選舉熱情,似乎一點興趣也沒有。我想到去年底天下雜誌教育特刊以公民教育為題,報導台灣青少年公民知識力全球第四,但行動力卻敬陪末座。若此問題繼續存在,不知一、二十年後的台灣民主選舉會變成什麼樣子?

長久以來,台灣的公民教育多停留在背誦課本知識,目的是為了考試,至於該如何實踐?就沒什麼人在意了!結果,我們的孩子「知道」要敬老尊賢,卻不會在捷運上主動讓座;「知道」要尊重差異,卻常常嘲笑異己;「知道」要選賢與能,卻不見得會判斷什麼是「賢與能」?因為對他們來說,那些都只是測驗卷上的選項,不是生活中的考題。嚴格來說,有公民課不完全等於有公民教育!缺乏實踐的公民教育,就好比熟記各種食譜卻沒機會下廚房,一切都是空談。

雖然校園內有些看似公民教育的活動在推動著,例如常見的模範生選舉,或學生會組織等等。但若仔細審視這些活動,會發現多數徒具形式,少有實質的公民教育內涵,學生不知為何投票?更不會理性判斷。久而久之,他們就對公眾議題沒有思辨的能力,對不同意見缺乏尊重的精神,對自我行為缺少負責的態度,甚至於對公民活動毫無主動參與的意願。

找回失落的公民教育,要先從改變教學方式開始。期待十二年國教後,讓更多老師勇於突破教科書,在校園內創造各種公民教育環境,帶領學生從行動中學習思辦、負責、尊重、參與等公民技能。

在此之前,就像王冠生教授所說,老師們必須先找回失落的「論述」能力!
教育,要看見未來
閱讀更多

教育,要看見未來

總統大選正熱,民眾的熱情正在遍地燃燒,每一組候選人都以提醒、警告性的語言,告訴民眾:「你的一票,將決定國家的未來」。

是的,民主制度的美好,就是我們可以選擇我們自己的未來。可是,從三位候選人的教育政見上,看到的不是民粹式的資源分配,就是國家主義式的教育公共化,沒有看到未來。

二○○八年行動載具崛起,全球颳起智慧生活旋風,數位科技改變了人們的生活,也掀起數位學習的改革浪潮。先進國家把二○一一到二○一五年視為教育數位化的關鍵時期,紛紛制定國家級的教育數位化政策。反觀我們呢?

忝為世界數位科技生產大國,我們的數位教育現在沒有政策,總統競選政見中也隻字未提,我們看不到教育的未來。有鑒於此,今天許多民間團體正在台大集思會館辦理「未來教育X明日學校高峰論壇」,結合產業界和教育界,提出數位學習政策建議書,希望喚醒社會的關心,邀請政府一起來眺望未來。

法國在二○一一年全面導入電子教科書,新加坡二○一二年每位學生配備一台行動載具,韓國規畫在二○一五年全國中小學全面教科書電子化,英國的學校教室九七%擁有電子白板,已經進入智慧教學時代。台灣的學校剛剛完成投影機螢幕的建置,電子教科書連議題都還排不上,電子書包只有少數學校還正在實驗階段。這一波教育科技化來勢洶洶,差之毫釐失之千里,怎不令人憂心!

主辦單位提出「三位一體」,指出教育科技化必須:硬體設備、軟體平台、教材內容三個到位;政策、行政、教師和學生和學習載具人機一體。今天有誰會到位?誰來跟我們一體呢?
運動是員工的權利和福利
閱讀更多

運動是員工的權利和福利

近幾年,媒體開始注意到我們康軒的企業文化,往往以鐵人企業名之。本來,我們只是落實當初訂定的:營造「健康、和諧、人性」的企業文化,主要是為建立強大厚實的經營團隊。如今,無心插柳,運動竟成了康軒文教的特色之一。

員工是企業的夥伴,也是公司的價值核心,照顧員工的健康,是企業的責任,也是激發企業活力,防止老化,永續經營的有效措施。

「運動」是健康的保障,我們甚至納為員工的權利和福利。民國八十三年公司規畫設計總部時,即使當時我們很小,還是設計游泳池、保齡球館、挑高十公尺的室內運動場,一則基於對健康願景的實踐,一則源自於個人對運動的信仰。

八十九年規畫康橋中小學時,除一般的設施,也同步完成游泳池、體育館、溜冰場。為了落實游泳教學,共聘用七位專任游泳教練。

九十八年高中成立後,發展小學登玉山領畢業證書,國中登雪山、泳渡日月潭,高中單車環島的校本課程,到現在為止,超過八十%的同學已完成這個目標。

九十四年公司成立鐵人隊,到目前已有兩百廿四名同仁獲得鐵人頭銜,一千一百人登上玉山,六百六十人泳渡日月潭,三百五十人完成單車環台。我個人也通過十三次鐵人、三次馬拉松全程賽。

為了更全面推展運動風氣,從去年起,每位員工每年需修滿五個運動學分,少數對運動較不重視的員工就「被逼著」開始運動了!

源自個人對運動的信仰,衍生為公司的企業文化。這是我的經營哲學,也是我們願意分享的台灣經驗。
別把教育問題當選擇題!
閱讀更多

別把教育問題當選擇題!

我猜現在最容易得憂鬱症的應該是國中家長吧!這陣子大家被基測還是聯測?免試升學要不要採計在校成績?一綱要讀幾本?十二年國教要怎麼教?等等問題給搞得暈頭轉向,國中教育政策好像走入迷宮轉不出來!許多朋友都說:「政府這樣變來變去,要孩子怎麼讀書啊?」

這是個恐怖的問題!但恐怖不在問題本身,而在問題背後所隱藏的價值觀,那就是「讀書的目的,在找出測驗卷上所有的正確答案」。

我常和家長分享,走出學校之後,孩子有多少機會面對「四選一」的問題?有多少問題可以簡單地找出標準答案?顯然實際工作中,絕大部分是開放性的問題,沒有標準答案,需要彙集資訊作分析判斷,選擇最佳的方式去處理。當選擇錯誤時,還得自己找出問題癥結,思考如何應對與彌補,然後在當下做出更好的決定。

孩子真正需要學的是解決問題的能力,這道理大家都懂;要如何培養這些能力?其實大家心中也有數。很遺憾的,當多數人習慣用PR值來定義孩子的成就時,就逐漸把下一代的學習窄化成一本本的教科書、一張張的測驗卷,進而只關注孩子「解決眼前考題」的能力。結果當孩子離開學校,才發現原來真正的考驗是沒有範圍,沒有模考,不確定是單選還是複選,既像申論題又像是非題!

說來諷刺,當孩子已能用幾秒鐘的時間,透過手機與臉書和世界溝通時,我們卻仍在爭論是考綱還是考本?還試著用「幾選一」的思考模式來解決複雜的教育問題,完全忽略孩子所面對的未來,是這些大人無法想像的寬廣世界。

用學校特色品牌 贏得選擇
閱讀更多

用學校特色品牌 贏得選擇

台灣歷經廿年的教育改革,到現在仍然父子騎驢,舉國都是指三道四的路人。我想以後也會繼續紛紛擾擾下去吧!政府總是「順姑情,逆嫂意」,國家政策的確有其為難之處,幾經扭曲出來的政策怎麼能用?

沒有不可教的孩子,好的學校是要教出好孩子,絕不是利用考試挑選資優學生來教,還要誓死維護這個考試制度,以維持其明星學校的光環,緊抱不勞而獲的既得利益,有失組織自信的專業風範。

好的學校的品牌如何定位?如何落實教育理念,學校可以引進品牌觀念嗎?一而再的釐清願景後,建構核心課程,再以課程為核心,規畫校園、聘用教師。我們非常驚訝的發現:要把英語學好,每周一至二節的英語課是不夠的;要把游泳學好,光靠體育課是不足的;要推動閱讀教育,學校沒有圖書館員編制是不行的;要落實數位教育,每校一個兼任的資訊組長根本不可能。

經過十年的探索運作,一個四十八班的小學,需要三位圖書館員、四位資訊工程師,以落實閱讀教學、數位學習。一座游泳池,要配合十位專業教練,每周兩節游泳課,達到八五%的孩子學會四種泳式,九九%在一小時內能游過一千公尺,國中畢業前有能力泳渡日月潭。教育是玩真的,我們真的這麼做了,也證明了:好的學校不用考試選擇好學生,好的學校要用特色和品牌,讓家長、孩子選擇我們。
教室教不來的勇氣與毅力
閱讀更多

教室教不來的勇氣與毅力

最近幾年,「挑戰自我極限」的概念逐漸被擴散,誕生了許多令人感動與沸騰的故事,無論是登上世界七頂峰的江秀真、挑戰極地馬拉松的林義傑與陳彥博、或單車獨騎西藏高原的謝旺霖,無不讓人打從心底佩服他們的「勇氣」和「毅力」。而這兩種生命元素,卻是教育體制很輕忽的。

其實,從小有許多文章教我們要勇敢、要有恆,但就像騎車或游泳一樣,這些特質必須親身去實踐、體驗才能擁有。從小讓孩子有機會嘗試有難度的活動,在過程中會遇到困難、瓶頸、挫折,但只要從旁給予鼓勵、支持與協助,帶領他們跨過每個門檻,突破每個關卡,孩子就會慢慢領悟和累積,最後將「勇氣」與「毅力」內化成個人的特質。

可惜多數的父母與學校只注重孩子在學業成績上的突破,卻在生理與心理上給予過度保護,導致孩子出了家門或學校,進入社會職場後,就不知如何面對沒有教科書可依循的生命考題!

這幾年我鼓勵孩子登玉山、雪山、橫渡日月潭、單車環台,甚至參加鐵人三項賽,主要目的就在培養孩子的「勇氣」與「毅力」。只要有周詳的準備和足夠的訓練,這些活動的風險都很低,孩子能從訓練過程中學習面對困難並加以克服,最後也多能完成挑戰。即使失敗,仍累積許多一生受用的經驗。

只可惜有少數家長不願意讓孩子參加,理由是「危險」,這些家長通常自己很少參與類似活動,也聽不進學校的說明,輕率主觀的斷了孩子可貴的學習經驗。

為人父母只要想想自己的成長過程,再看看各行各業卓然有成之士是如何成長的,就不難發現是什麼樣的學習經驗,真正讓您有勇氣面對人生的挑戰!

讓每個孩子「泳」起來
閱讀更多

讓每個孩子「泳」起來

每年夏天,游泳戲水是許多人的最愛。然而,每年因戲水溺斃的悲痛,卻也在新聞畫面中一再重演,根據消防署統計,民國一百年六月底前國人溺水人數二三六人,其中學生溺斃人數就高達廿二人,是去年同期的兩倍。我國學生溺水死亡率也一直高於先進國家,我們不禁要問,為何總是有這麼多年輕生命就這樣輕易流逝?除了宣導、警告以外,真的該從根本做起,全面提升學生的游泳能力。

要每個孩子學會游泳,就得滿足三個基本要件:一、足夠的游泳池;二、足夠的專業師資;三、完整的游泳教學。而這些要件,在目前國內中小學階段卻很不足,據教育部去年的報告,我國每十萬名學生擁有九點六座學校游泳池,遠低於鄰近日本的一八八座。游泳池數量不足,遑論師資和教學。教育部推動泳起來專案,增加泳池和師資,至少已朝著對的方向努力。

所謂完整的游泳教學,是除了讓學生有足夠的練習,熟練正確的游泳動作外,還要包括水中自救與開放水域的練習,這也是最容易被忽略的。許多人認為學會自由式或蛙式,就可肆無忌憚的在各種水域戲水,殊不知在游泳池和在深不見底的開放水域是不同的,也不知發生狀況時該如何因應?若能透過游泳課程的安排,讓學生學會水中自救的技巧,並實際體驗開放水域,相信溺斃事件必能有效減少。

生命無價,讓每個孩子學會游泳,培養正確的戲水觀念是刻不容緩的!更何況游泳是最適合各種年齡層的運動,讓孩子從小養成游泳習慣,還能降低社會醫療成本,何樂而不為呢?
 
最前頁 | 上一頁 | 下一頁 |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