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專業的教育集團
回到頂端

鐵人教育夢

李萬吉董事長的鐵人教育觀:鐵人精神不只是噱頭!快樂學習更不是口號!真正的教育不僅發生在教室裡。教育,是事業,更是畢生志業。本專欄收錄李萬吉先生針對教育和時事等相關議題,在報章專欄所撰寫的文章。


教育要成人之美
閱讀更多

教育要成人之美

上周末一場精采的師生美展熱鬧開幕,雖然無法親臨現場,但透過許多同事和家長在臉書的分享,也能感受到大家的感動和讚嘆。這是學校第八年舉辦校外師生美展,今年獲選參展的學生達172人,作品超過300件,不僅規模再創新高,作品型態的多樣性也更豐富,尤其學生無論年齡,展現出的想法、創意和技巧都讓人驚豔!

在華人社會中,讓小孩學音樂或畫畫等才藝是相當普遍的現象,然而到了國中階段,還能繼續維持這些才藝學習的比例卻大幅降低,除了少數想要朝藝術領域學習發展的孩子,面對沉重的升學壓力,多數家長會選擇讓孩子花更多時間在課業上,許多孩子的才華因此被埋沒。

相較之下,看到這麼多中學生的作品參展更顯得難能可貴,這需要學校給予足夠的教學資源和展現舞台,加上家長勇敢的支持,讓學生的才華持續被看見,自信得以累積,才能成就一件件讓人感動的作品。

即便沒有特別天分,藝術的學習對每個孩子的成長發展都有其重要性,無論是透過實作或賞析,對耐性和專注力的培養、美感的建立、心性的陶冶都有很大的幫助,這些也都會是孩子終身受用的能量。

五育均衡是國民教育的基本理念,但隨著年齡增長,孩子更需要的是「適性發展」,也就是讓不同才華的孩子,有足夠空間和時間,依循其志趣持續學習。而這些才藝學習的成效不像準備學科考試一樣能立竿見影,通常需要時間等待,甚至不容易被察覺,因此學校或家長若沒有堅定的信念,很容易就會放棄。

教育其實是一種成人之美的工作,成就的不僅是學習的美麗成果,更希望竭盡所能,成就孩子實現自我的完美。

(圖照:康橋國際學校)

放開光環 未來不只一條路
閱讀更多

放開光環 未來不只一條路

最近接連發生台灣大學學生自傷的不幸事件,有種讓人震驚遺憾,卻又不太意外的奇怪感覺。事件原因引起許多討論和猜測,雖然無法證實,但看到網路上一些曾經歷類似處境的校友分享他們的心路歷程,不難體會這些在升學制度中的佼佼者,往往承受著旁人難以察覺和理解的壓力。

能夠進入台大這樣頂尖學府的孩子,學習能力都毋庸置疑,多數從小學業成績就名列前茅,也自然被父母師長期待著在升學競爭中脫穎而出,攻下被社會大眾公認的明星學校科系。而這些孩子因為習慣承受著這樣的期待,也漸漸將其內化成自己的目標,覺得有那樣的高分,當然就要選擇令人羨慕的科系。他們沒有時間,也不需要去探索思考自己真正的興趣志向,因為身旁的人都有意無意的引導著,那些帶著光環的科系就是最適合他們的路。

於是,根據調查台大只有四成學生真正認同自己選擇的科系,若有重新的機會,有四分之一學生會改變選擇,但仍有三分之一徬徨未定。即便資源相對充足的台大,超過四十位專兼職的心理諮商人員,仍供不應求,而這樣的問題在其他大學必然也存在!

這次的事件引起大學對學生心理輔導需求的關注,但大學端只是一連串問題的承擔者,背後原因不是大學造成,而是家庭、學校到整個社會長期偏差的價值觀,以及在這價值觀之下所建構的學習制度,讓許多學生在中小學的成長過程中,就喪失了認識自己的機會,更別說是為自己爭取未來志向的勇氣!

這種結構性和價值觀的問題不是輕易可以解決的,只能期待越多人關注和討論,或許能讓更多父母和師長的想法調整,幫助更多學子在面對心理困境時能打開另一扇門,減少憾事發生!

青少年憂鬱 防治宣導不能少
閱讀更多

青少年憂鬱 防治宣導不能少

前些日子聽了一場關於校園自殺防治的報告,感觸很深,這幾年青少年自殺率逐年攀升,青少年憂鬱症比例也快速增加。然而這日趨嚴重的問題,政府、學校和醫療體系雖已察覺和重視,但投入的防治資源顯然不足,最常接觸青少年的學校老師與家長,對相關問題的知識與觀念,也亟需強化。

青少年應該是充滿青春活力的時期,但多年來許多調查發現,台灣的青少年普遍處在不快樂的情緒中。那些不快樂的因素多半來自課業壓力、親子關係和同儕相處。實際上這些外在的不利因素很難避免,因此大人常習慣孩子自己去面對壓力,期待他們自我成長,甚至覺得問題沒那麼嚴重,長大後還要面對更多考驗。

或許多數孩子能夠安穩的走過這些情緒低潮,但總有些孩子承受不住這樣的壓力,出現不同程度的憂鬱症狀,此時若能有專業的協助和支持,問題通常能改善。遺憾的是,因為對憂鬱症不夠瞭解,容易讓我們忽略憂鬱青少年所表現出來的警訊,甚至採取錯誤的方法來試圖引導矯正他們的問題,導致問題更嚴重。

現在醫學對憂鬱症已有相當成熟醫療機制,傳統社會中,人們對於「心理疾病」對待總是多些顧慮,因而延誤治療。為此,師長和父母扮演的角色就格外關鍵。當務之急是要投入更多資源,在校園和家庭中進行相關知識宣導,就像防治煙害、毒品一樣,因為那同樣會傷害青少年身心。

當師長、家長和學生對憂鬱症有更多瞭解,才能在症狀出現時有所警覺,並且以正向的心態去面對,及早採取正確的處置,有效降低傷害,避免悲劇發生。

做好親師溝通 共助學生成長
閱讀更多

做好親師溝通 共助學生成長

受到疫情影響,這學期學校各類集會活動幾乎都停止或更改方式辦理,例如每學期初的班級親師會,多數學校改變形式,採用書面或數位管道溝通,畢竟維持良好的互動關係,對學生的學習發展才有良善的影響。

親師互動一直是學校教育重要的一項工作,只是相較於二、三十年前,近年家長參與學校教育的態度和方式已有很多改變,自然也產生許多新問題。有些家長積極主動想要協助學校老師,但卻關心過了頭,變成干預學校和老師的專業。有些則是完全信任學校,把教育責任都丟給老師,卻忽略了家長應有的配合,讓老師的教導難見成效。

最壞的狀況,就是所謂的恐龍家長,一切以自己孩子的需求利益為考量,只要不如其意,就嚴厲質疑批判老師或學校,不願理性溝通,甚至動輒訴諸媒體或訴訟,讓學校老師倍感壓力和無力。

面對各種型態的家長,做好親師溝通,往往成了現代老師最辛苦的挑戰。然而,無論家長的屬性為何,老師都應秉持教育專業,以理性和智慧來與家長互動,才能獲得家長的信任,進而發展良性的互動。若過度討好順應家長,反而會失去教師應守的教育專業,對學生造成負面影響。

聽到一位老師用「志同道合」來總結親師關係,深感認同。既然家長和老師應該是教育夥伴關係,雙方就需要有一致的理念和共同的目標。老師若能透過各種方法,不斷傳達其教育理念和原則,展現教育專業,耐心並細心處理學生的問題,讓家長充分感受到老師對每位學生的重視,看到學生的成長與改變,相信能獲得多數家長的認同,願意配合老師一起努力成就學生。至於少數不理性的家長,就盡力而為,然後給予祝福吧!

用適合自己的方式 演自己的角色
閱讀更多

用適合自己的方式 演自己的角色

在學校和學生家長互動的過程中,很怕看到一種場景,就是問孩子喜歡什麼?將來想要做什麼?回答的不是孩子,卻是一旁的父母搶著說:「他喜歡數學」、「他擅長畫畫」、「他將來可以走財經或法律」,孩子只是默默的點著頭,沒有任何意見。

父母對孩子的期待,往往隨著孩子的年齡和發展而有差異。嬰孩時期,父母最在意的就是孩子的健康;幼童階段,則希望孩子快樂長大,永保笑容,也很願意讓孩子嘗試多種事物,培養各種興趣;到了中學以後,對孩子的課業的期待自然加重,甚至開始積極為孩子的升學做準備;就算孩子已進入職場,仍有許多家長高度關心著子女的成家立業,總希望他們的一切能更完美。

這種牽掛,是一種愛,但有時過頭了,卻成為一種傷害。最常見的,是孩子從小遵循著父母的安排,補習、才藝、活動、競賽等等,這當中有許多不是孩子自己喜歡願意,直到學不出什麼成效,或者孩子極力拒絕,父母才認賠放棄。

也有一些非常「體諒」父母的孩子,不敢反抗父母的意志,乖乖的,努力的完成父母交給他的任務。有些時候他們可能表現不錯,可以獲得獎賞激勵,也就說服著自己去忍受,去喜歡。然而,當這種強迫自己遵守的壓力越過了界,卻可能產生讓孩子和父母都想不到的反彈。

每個孩子都是獨立的個體,父母不該把太多自己的意志強加在孩子身上,甚至期待孩子實現自己的夢想。孩子的人生劇場需要父母適度的關心和照護,但父母不需當編劇,寫好台詞讓孩子照著念。不妨做個好導演,引導孩子用最適合自己的方式,扮演最適合自己的角色,偶爾就坐在觀眾席,欣賞著孩子賣力的演出,然後給予掌聲鼓勵。

國中會考 是減壓還是增壓?
閱讀更多

國中會考 是減壓還是增壓?

過去幾十年來,許多教育改革政策無法有效推動,家長或學校老師的信心不足,觀念未能轉變常是關鍵因素;而缺乏周延的政策法令配套,甚至制度運作相互矛盾,難以應付實務需求,往往是阻礙觀念改變的幫凶。

以國中教育會考來說,當初規畫施行的用意,是要檢驗國中生的學習成效,政府也強調「不是」為了升學需要。且希望透過3等級呈現成績,來發揮減壓、鬆綁和檢驗學習成效的功能。然而,在難以抵擋社會對高中升學排名的需求下,只好又細分成7等級,加上高中免試入學制度的設計,會考成績成為決定性因素,等於又強化了會考和升學的關聯性。要說會考不是為了升學,恐怕沒有人會相信。

再者,國中會考的重要目的之一是要檢驗和確保國中畢業生的學力品質,所以依法規所有國三學生都必須參加會考。因測驗內容以現行國中課綱為依據,對國中課程教材的熟練度,絕對與會考成績有相當大的關聯。然而,近年來各種實驗教育蓬勃發展,目前的會考考題已無法真正檢驗這些不同課程型態的學生學力。

就以辦理國際課程的學校來說,學生平日所學與國內課綱差異甚大,連教材和授課語言都不相同。卻要求學生參加國中會考,對學生和家長來說,意義極微。即便學校強迫報名,多數家長和考生也會選擇放棄,不僅浪費考試資源,也徒增主管機關、學校、家長和學生的困擾。

會考制度已實施多年,顯然未能有效達到減壓、鬆綁的目的,對於特殊課程的學生也難以達到檢驗的效果,主管機關有必要針對其政策配套和執行措施進行適度的檢討修正,否則會考難免成為另一個基測或聯考,繼續成為國中升學壓力的助燃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