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專業的教育集團
回到頂端

鐵人教育夢

李萬吉董事長的鐵人教育觀:鐵人精神不只是噱頭!快樂學習更不是口號!真正的教育不僅發生在教室裡。教育,是事業,更是畢生志業。本專欄收錄李萬吉先生針對教育和時事等相關議題,在報章專欄所撰寫的文章。


12天的踩踏 一輩子的勇氣
閱讀更多

12天的踩踏 一輩子的勇氣

已經是康橋第12年舉辦高一單車環台活動了,對學校許多參加多次的師長來說,或許那就是一個體力和壓力都是沉重負荷的任務,但對於每個參加的學生,以及他們的父母家人而言,都是一次難以複製的獨特經驗。看著許多家長在臉書上分享的照片和文字,不難想像著他們心中的激動。就算有家長已經第三次站在終點迎接孩子環台歸來,就算每次都有著同樣的擔憂和感動,但因為主角不同,故事和感受就會不同。

12天的單車環台,只要經過訓練並不算太難,卻也非輕鬆簡單。除了要越過北宜和南迴公路兩個長上坡,每天長距離的騎乘,面對日曬風吹雨淋,無論體力和精神都是挑戰,稍有鬆懈,就可能造成傷害。因此從騎乘速度、前後車距、隊伍秩序都必須加以要求。就算是休息、用餐、就寢,都有需配合遵守的規範,才能幫助學生平安的完成任務。兼具熱血又冷酷的15、6歲青少年,要忍著心性去配合這些要求,也可說是另一種自我挑戰。

單車環台已是常見的活動,可能每天都有人在環台的路程上,規模有大有小,年齡層也很廣泛,然而要帶著近300人的師生進行12天的環台,活動的複雜度和風險性絕對是不同等級。周延的規畫、足夠的訓練、完善的後勤以及機動的應變,每個細節都影響著活動的順暢與安全。對於承辦的單位來說,都是非常辛苦的。之所以願意承受這樣的高壓,不外乎就是希望讓這群孩子磨練出更強健的體魄、更沉穩的心性、更寬廣的眼界,然後有更多的勇氣和毅力,去面對未來的每個挑戰。

孩子不會突然就轉大人,這12天的成年禮也只是個儀式,然而一旦鳴槍開始,父母師長只能陪伴和加油,看著他們努力踩踏往前吧!

(圖照:康橋國際學校)

讓孩子多運動 要從學校做起
閱讀更多

讓孩子多運動 要從學校做起

兒福聯盟剛公布的「2012兒童運動狀況調查報告」中,不意外的發現台灣國小兒童不僅在校內的體育課時間遠低於美日等國,超過七成學童每周校外運動時間低於二小時。這些從小沒養成運動習慣的孩子,長大後會想主動增加運動量的機會也不高,那麼台灣要打造成運動島的理想恐怕會是夢想。

兒童天生應該都是好動的,在學校裡體育課通常也是最受孩子歡迎的科目,何以這樣的天性卻逐漸被磨滅?孩子不是沒有時間,因為調查發現他們花在電視或電腦的時間更多。這是我們大人該好好反省的問題,更是教育單位不能忽視的責任。

許多學校表面上「鼓勵」孩子運動,實際上卻給了許多限制,例如短短十分鐘的下課時間,孩子從教室到運動場來回已耗掉一些時間,有時老師還會延遲下課,孩子動沒幾分鐘,就得準備下一堂課。即使在一節四十分鐘體育課中,老師可能也花掉大半時間點名、講解、管秩序、搬器材等等,孩子真正能運動的時間都大打折扣。孩子無法在學校裡得到運動的滿足感,放學後又要面對補習和作業,或者想運動卻沒有伴,就很容易就打消運動的念頭。

孩子放學後的運動時間學校其實難以干涉,但學校只要多花點心思就可以增加校內運動的時間,例如調整課表,每天挪出二、三十分鐘的大下課時間,並要求孩子一定要走出教室去運動;或者多利用彈性課程與課後時間安排各類體育活動,體育課減少理論講解,增加實際操作的時間,累積下來每周就能多出好幾個小時的運動量。更重要的是老師們要能以身作則,即使簡單的跑步、跳繩、做體操,如果老師能帶著孩子一起做,就更能激勵孩子愛上運動。
習慣養成就不會懶
閱讀更多

習慣養成就不會懶

這幾年行政院推動「打造運動島」,各民間團體努力辦理各項運動賽事,都會區也紛紛設置運動中心或運動場地,雖然運動人口大有增加,但規律運動人口比例仍不到三成,遠低於國際平均水準,也難怪愛運動的馬英九總統對會對這樣的政績不滿意,希望國人克服心理因素,不能再「懶」得動了!

不常規律運動的人總會有很多理由,有人覺得不方便,有人覺得沒同伴,最多的理由就是「沒時間」。大人說要顧三餐,沒體力也沒時間運動,結果有體力有時間的小孩則因為沒大人陪,只好也關在家裡做手指運動(玩電腦),長期下來,運動風氣自然無法提升。無論是外在條件或心理因素,我認為關鍵都在於沒有「從小養成運動習慣」。

有運動習慣的人,自然會想辦法擠出時間來運動,以最簡單的跑步來說,只要踏出門就可以跑。就算遇到惡劣天氣,還是有許多室內運動可做,最近流行的鄭多燕瘦身操就是一例,都會辦公族也可以多爬樓梯。所以問題不在時間地點,而在有沒有運動習慣。

習慣如果從小養成,通常不容易改變,而小時候最能培養習慣的場域,當然就是學校,很可惜,台灣智育掛帥的教育觀念不僅沒能讓孩子養成運動習慣,甚至大量限制孩子的運動機會。現在體育課被借課的情形雖然減少了,也有不少學校努力推動各種運動,但整體來說,體育仍被視為「次要」科目,多數家長也不把運動看成必要,孩子在缺乏激勵的情況下,習慣當然難以養成。

提升大人的運動風氣,往往需投入不少成本,但養成孩子的運動習慣,其實只要改變心態,短期成效雖不易見,但長遠成果必豐。
讓孩子勇敢橫渡內心的恐懼
閱讀更多

讓孩子勇敢橫渡內心的恐懼

第卅屆泳渡日月潭活動在上周日盛大舉行,今年參加人數創新高,近三萬人分批游過三千三百公尺的潭面,在潭邊看起來非常壯觀。不過沒有親自下水游過,難以體會泳渡的困難和滋味。

自從參與鐵人三項運動後,個人年年參與該活動,更積極鼓勵公司同仁及學校師生參加。今年參加的國三學生超過兩百人,成為康橋雙語學校的特色活動之一;集團同仁也有兩百多人參加,是許多同仁期待的年度盛事。

就像其他登山或環台等具有風險性的活動一樣,個人都特別強調「足夠的訓練才能降低風險」。對於這些平時已接受扎實的游泳課程,在溫水游泳池裡練得一身好泳技,甚至超過九成可以在一小時內游超過一千五百公尺的學生來說,泳渡日月潭的難度不算高,但仍有一定的挑戰和風險。

當孩子們第一次接觸水溫偏低,又深不見底的開放水域練習時,多數孩子需要費一番力氣來適應水溫,並克服內心的恐懼,才能讓身體逐漸恢復原有的協調性。

除了要克服開放水域的恐懼感,在大太陽下連續游三千多公尺,體力和精神上的負荷並不輕鬆,每年都會看到許多人輕忽此一活動的困難度,在中途就因體力不支而被拉上救生台搭船上岸,因此平時的體能鍛鍊、開放水域練習就成為最好的保險。

當孩子游到中途,會有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感覺,心理容易產生消極的想法,此時透過團隊編組,讓他們感受身旁有一群熟悉的同學和老師相互鼓勵打氣,就更能夠持續游下去。

許多第一次參與泳渡日月潭的學生都說,下水前看到遙遠的對岸,不禁懷疑自己是否游得到?實際完成後,又覺得沒想像中困難!我想他們游過的不只是三千三百公尺潭面,更成功橫渡心裡自我設限的恐懼感。
封閉美麗沙灘就可防止溺水?
閱讀更多

封閉美麗沙灘就可防止溺水?

連續兩周高溫,氣溫頻創新高,適逢暑假,年輕人既不能每天宅在家裡吹冷氣、打電動,戶外消暑活動最佳的選擇就是:溪邊、海濱,去游泳玩水。

然而,傳出沙崙海水浴場奪走五條性命的重大意外,心頭一驚!又傳出新北市政府,施出鐵腕,重申「從嚴認定」,嚴禁民眾到沙崙海灘戲水、游泳,下水都不行,違反者將依法驅離,不服勸導驅離者,開單重罰,心裡又是一驚!

孩子是無辜的,若他們有安全意識,不會輕易進入危險水域,也不會走到三百公尺外;若他們有開放水域的訓練,即使遇到那種浪頭,也仍然可冷靜自持、水上求生。孩子對安全的無知,水上活動的無能,都是安全教育、海洋教育和游泳教育的問題,封閉海灘,絕非釜底抽薪的辦法。

沙崙沙灘海水清澈,水質沙質甚佳,綿延近兩公里的沙灘,地形平廣遼闊,本來是戲水、游泳最佳景點。六十五年開放後,成為北部戲水勝地,八十八年以安全和水質問題封閉,十三年來,迄今仍然創下廿二人溺斃紀錄。

如果不要封閉,能有效管理,在當天出事的危險水域拉出警戒線,設置救生員眺望台,會發生這樣的事嗎?怎麼出事就因噎廢食,畫地自限,以為這樣政府就沒有責任了嗎?

我們的中小學生游泳技能普遍不好,有游泳池的學校寥寥可數;既使有游泳池,游泳教學也不落實。濱海學校鄰近海洋,對孩子的海洋教育也不重視,像這次出事的國中生都是本地人,學校應該讓孩子認識海域,讓孩子知道海域的危險性。政府不從教育下工夫,只用圍堵,可以治本嗎?台灣的海岸線這麼長,池塘、溪流各地都有,封閉這裡,其他地方呢?

不禁要套用美國西雅圖酋長宣言的話:「真的可以封閉天空和海洋嗎?真的可以封閉一灣美麗的沙灘嗎?」
你的假期怎麼過?
閱讀更多

你的假期怎麼過?

放暑假了,第一個周日在冬山河參加鐵人三項,這是今年第四次參賽,比賽從八點開跑,烈日當空,在卅四度的高溫下,跑出三小時九分的成績,剛好平了九五年在花蓮國際鐵人的最佳紀錄,達成今年復出參賽的初步願望。

民國九十七年底在台東跑完鐵人三項,因為椎間盤開刀,四年後的今年三月在高雄愛河,四月在台東活水湖,五月在花蓮鯉魚潭,七月在宜蘭冬山河,都能完成游泳一千五百公尺、自行車四十公里、路跑十公里的賽程,回復到六年前的成績,也算是一種自我挑戰。

有朋友說:好辛苦呀!運動就好,何必如此。我也自我解嘲說:回台北要去看精神科,何以如此自虐,還是鐵人會上癮,有沒有鐵人勒戒所?這樣的大熱天,不呆在家裡吹冷氣,是不是頭殼壞掉了。

生活的方式有許多選擇,時間的運用也有許多可能,我只是選擇鐵人運動持續鍛鍊身體,維持心肺耐力和肌耐力。為了完成今年的規畫,報名參賽,催促自己平時把握時間練習,用比賽來驗收自己的成績。

長期的訓練讓我學會自我控制;在有人盲目衝刺之時,我選擇量力而為、適可而止;在有人盡情放縱時,我選擇自我約制;在有人自滿炫燿時,我選擇謙沖自持。為人處世如此,企業經營如此,教育學習也是如此。

暑假前,教育部蔣部長給家長的一封信說:孩子的安全健康、學習成長,沒有假期可言。我以暑假第一個周日假期,選擇鐵人運動證明:假期,是可以自我選擇學習方式的大好機會。在自己可以選擇的時候,你是趁假期吃吃喝喝好好休息,還是趁假期好好充實自己呢?
運動是員工的權利和福利
閱讀更多

運動是員工的權利和福利

近幾年,媒體開始注意到我們康軒的企業文化,往往以鐵人企業名之。本來,我們只是落實當初訂定的:營造「健康、和諧、人性」的企業文化,主要是為建立強大厚實的經營團隊。如今,無心插柳,運動竟成了康軒文教的特色之一。

員工是企業的夥伴,也是公司的價值核心,照顧員工的健康,是企業的責任,也是激發企業活力,防止老化,永續經營的有效措施。

「運動」是健康的保障,我們甚至納為員工的權利和福利。民國八十三年公司規畫設計總部時,即使當時我們很小,還是設計游泳池、保齡球館、挑高十公尺的室內運動場,一則基於對健康願景的實踐,一則源自於個人對運動的信仰。

八十九年規畫康橋中小學時,除一般的設施,也同步完成游泳池、體育館、溜冰場。為了落實游泳教學,共聘用七位專任游泳教練。

九十八年高中成立後,發展小學登玉山領畢業證書,國中登雪山、泳渡日月潭,高中單車環島的校本課程,到現在為止,超過八十%的同學已完成這個目標。

九十四年公司成立鐵人隊,到目前已有兩百廿四名同仁獲得鐵人頭銜,一千一百人登上玉山,六百六十人泳渡日月潭,三百五十人完成單車環台。我個人也通過十三次鐵人、三次馬拉松全程賽。

為了更全面推展運動風氣,從去年起,每位員工每年需修滿五個運動學分,少數對運動較不重視的員工就「被逼著」開始運動了!

源自個人對運動的信仰,衍生為公司的企業文化。這是我的經營哲學,也是我們願意分享的台灣經驗。
教室教不來的勇氣與毅力
閱讀更多

教室教不來的勇氣與毅力

最近幾年,「挑戰自我極限」的概念逐漸被擴散,誕生了許多令人感動與沸騰的故事,無論是登上世界七頂峰的江秀真、挑戰極地馬拉松的林義傑與陳彥博、或單車獨騎西藏高原的謝旺霖,無不讓人打從心底佩服他們的「勇氣」和「毅力」。而這兩種生命元素,卻是教育體制很輕忽的。

其實,從小有許多文章教我們要勇敢、要有恆,但就像騎車或游泳一樣,這些特質必須親身去實踐、體驗才能擁有。從小讓孩子有機會嘗試有難度的活動,在過程中會遇到困難、瓶頸、挫折,但只要從旁給予鼓勵、支持與協助,帶領他們跨過每個門檻,突破每個關卡,孩子就會慢慢領悟和累積,最後將「勇氣」與「毅力」內化成個人的特質。

可惜多數的父母與學校只注重孩子在學業成績上的突破,卻在生理與心理上給予過度保護,導致孩子出了家門或學校,進入社會職場後,就不知如何面對沒有教科書可依循的生命考題!

這幾年我鼓勵孩子登玉山、雪山、橫渡日月潭、單車環台,甚至參加鐵人三項賽,主要目的就在培養孩子的「勇氣」與「毅力」。只要有周詳的準備和足夠的訓練,這些活動的風險都很低,孩子能從訓練過程中學習面對困難並加以克服,最後也多能完成挑戰。即使失敗,仍累積許多一生受用的經驗。

只可惜有少數家長不願意讓孩子參加,理由是「危險」,這些家長通常自己很少參與類似活動,也聽不進學校的說明,輕率主觀的斷了孩子可貴的學習經驗。

為人父母只要想想自己的成長過程,再看看各行各業卓然有成之士是如何成長的,就不難發現是什麼樣的學習經驗,真正讓您有勇氣面對人生的挑戰!

讓每個孩子「泳」起來
閱讀更多

讓每個孩子「泳」起來

每年夏天,游泳戲水是許多人的最愛。然而,每年因戲水溺斃的悲痛,卻也在新聞畫面中一再重演,根據消防署統計,民國一百年六月底前國人溺水人數二三六人,其中學生溺斃人數就高達廿二人,是去年同期的兩倍。我國學生溺水死亡率也一直高於先進國家,我們不禁要問,為何總是有這麼多年輕生命就這樣輕易流逝?除了宣導、警告以外,真的該從根本做起,全面提升學生的游泳能力。

要每個孩子學會游泳,就得滿足三個基本要件:一、足夠的游泳池;二、足夠的專業師資;三、完整的游泳教學。而這些要件,在目前國內中小學階段卻很不足,據教育部去年的報告,我國每十萬名學生擁有九點六座學校游泳池,遠低於鄰近日本的一八八座。游泳池數量不足,遑論師資和教學。教育部推動泳起來專案,增加泳池和師資,至少已朝著對的方向努力。

所謂完整的游泳教學,是除了讓學生有足夠的練習,熟練正確的游泳動作外,還要包括水中自救與開放水域的練習,這也是最容易被忽略的。許多人認為學會自由式或蛙式,就可肆無忌憚的在各種水域戲水,殊不知在游泳池和在深不見底的開放水域是不同的,也不知發生狀況時該如何因應?若能透過游泳課程的安排,讓學生學會水中自救的技巧,並實際體驗開放水域,相信溺斃事件必能有效減少。

生命無價,讓每個孩子學會游泳,培養正確的戲水觀念是刻不容緩的!更何況游泳是最適合各種年齡層的運動,讓孩子從小養成游泳習慣,還能降低社會醫療成本,何樂而不為呢?